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客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日志

 
 

桃花开  

2018-03-10 11:44:08|  分类: 醉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日隔着院子看见邻家的桃花开的很好,我心中十分讶异,怎么桃花就开了?回头一想,三月了,果然是桃花开的季节。

      今天阳光很好,便在二楼的走廊上站了站,又一树桃花闯入我的视线。呀,怎么桃花这样争先恐后地开着?的确,春光这样美,春风这样软,桃花又怎经得住春光的诱惑?

     看着那粉色的桃花,“桃花依旧笑春风”这样的句子便直往脑袋里钻。细想想,这并不是什么欢快的句子,倒不如“桃花流水鳜鱼肥”这样的句子来的生机勃勃。

      严蕊有诗曰: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可能,也只有春风解得它的一颦一笑。在我眼中,它是春寒中凌乱的舞者。那瓣瓣落红,只好化作护花的春泥。

     可是,我无法嗔怨春风。若没有春风,那绯红便无法闯入我的眸中,我又怎知春深如此?那丝丝缕缕的寒意,让我禁不住瑟瑟发抖。若不是那树树桃花,我又怎知那寒意早跟冬天没了什么关系?

      季节的转换,就像我们一觉醒来般自然。今天和昨天我们并未看出什么不同,实则是天地之别。今天或许你还处在人人羡慕的二十几岁,明天你可能就成了人人侧目的三十岁。那样的不经意里藏着的是天地巨变,以至你不知身在何处,更不知去往何方。

     如此想来,可能你宁愿要那一缕瑟瑟的冬风,也不愿要这一缕多情的春风。那风尽管绵软,却化不开深冰。一如那白白与红红,让人想起的是“人面不知何处去”这样凄清而又伤感的诗句。

    幸好,我是登高赏花,并非倚门待人,自然就没有崔护那样的伤情。却可惜,隔壁的桃花虽好,奈庭院深锁,主人已不知去了何处。相伴的,只有那几株柚子树了。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若这树旁有一弯清溪,岂不更加诗情画意?而那飘零的花瓣,亦可逐水而去。奈何,命运将它牢牢地固定在这一方天地,生生将所有的浪漫都给了面容木然的院墙,岂不是给墙外人增添了无限的怅惘?

     多情却被无情恼。谁多情?谁无情?一个人的邂逅,一院子的花开。独自芬芳独自香,有无有人赏可能他们都不在乎。若能邂逅,也是一瞥的缘分。若不能邂逅,阳光还是温存着彼此。

     随风飞到天尽头,也不必什么锦囊了。现世,总能在凌乱后给予一种意想不到的安稳。而它,只要静静地安眠。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记得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