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客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日志

 
 

我是谁?  

2017-08-21 17:47:22|  分类: 醉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庸《侠客行》最后一章名为“我是谁”,也就是到最后石破天也不知道他是谁。且看原文是这么写的:

   只见梅文馨抱着芳姑的身子,走将出来。芳姑左臂上袖子捋得高高地,露出她雪白娇嫩的皮肤,臂上一点猩红,却是处子的守宫砂。梅文馨尖声道:“芳姑守身如玉,至今仍是处子,这狗杂种自然不是她生的。”

《侠客行》中金庸那一问“我是谁”石破天答不了,你能答吗?

    众人的眼光一齐都向石破天射去,人人心中充满了疑窦:“梅芳姑是处女之身,自然不会是他母亲。那么他母亲是谁?父亲是谁?梅芳姑为甚么要自认是他母亲?”

    石清和闵柔均想:“难道梅芳姑当年将坚儿掳去,并未杀他?后来她送来的那具童尸脸上血肉模糊,虽然穿着坚儿的衣服,其实不是坚儿?这小兄弟如果不是坚儿,她何以叫他狗杂种?何以他和玉儿这般相像?”

《侠客行》中金庸那一问“我是谁”石破天答不了,你能答吗?

    石破天自是更加一片迷茫:“我爹爹是谁?我妈妈是谁?我自己又是谁?”

    梅芳姑既然自尽,这许许多多疑问,那是谁也无法回答了。

《侠客行》中金庸那一问“我是谁”石破天答不了,你能答吗?

     我是谁?善良忠厚老实的石破天不该受此待遇啊。奈何,人生就是如此,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欠缺。或许,不完满才是完满吧。金先生让石破天一辈子揣着这个闷葫芦,多少对他有些残忍啊,就连我们这些读者看着也不忍心。

《侠客行》中金庸那一问“我是谁”石破天答不了,你能答吗?

    本来,石破天若是一直待在山中,还是从前那懵懵懂懂的样子,倒也无所谓。奈何,江湖一遭,脱胎换骨,他已经是身负绝世武功的少年,武林未来的神话。对于这样一个少年英雄,旁人必然要问他父母是谁?那么他该怎么答?

《侠客行》中金庸那一问“我是谁”石破天答不了,你能答吗?

    还有那石清闵柔夫妇,好不容易寻到梅芳姑,刚刚有点头绪,怎料她竟寻了短见,更料不到的是她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那么这个跟他们小儿子石中玉长的如此相像的人是谁?会不会就是当年被梅芳姑掳走的孩子?梅芳姑不死,一切或许还有答案。奈何,梅芳姑死了!

《侠客行》中金庸那一问“我是谁”石破天答不了,你能答吗?

    梅芳姑这个女子为什么要如此?一生妒忌别人的幸福,一生困守一份不能得到的爱,何必?石破天何辜,要被她叫做“狗杂种”?稚子纯真,那般全心全意信赖她,爱护她,为什么她要这么伤害一个孩子?至少,也应该先揭开石破天的身世之谜啊!

《侠客行》中金庸那一问“我是谁”石破天答不了,你能答吗?

    梅芳姑造的这一团迷雾,竟是无法驱散了。石破天,这一生注定没有来处啊。那些迷茫,如重重黑暗,裹挟着他。他又要去往何处呢?如果一开始就是一个孤儿,那也无所谓。偏偏有一个女子让他喊了那么多年“妈妈”,而这个“妈妈”竟然用最狠毒的心思对他,到底什么是真?

《侠客行》中金庸那一问“我是谁”石破天答不了,你能答吗?

    一心之困,困住的居然是这么多人。一念执迷,误人误己。石清再好,终究不属于梅芳姑,那又何必执着?这真是个让人既恨又怜的女子。感情的事,往往身不由己。到底梅芳姑是爱石清多一点,还是单单的不甘呢?或许,这个答案只有她自己知道。

《侠客行》中金庸那一问“我是谁”石破天答不了,你能答吗?

    梅芳姑的一念之差,石破天便成了一个没有来处的人。一个人若没有了来处,便不知归处,心中终有一个角落寒雾漫漫,无法驱散那寒凉。其实,或许我们已有了答案,石破天就是石清闵柔的儿子。然而,只要金庸没有给出答案,那么我们的答案至多也只能如石清闵柔一般是猜测。当然,如果换了今天,这样的疑惑一定能解开,至多做个亲子鉴定。可惜,那是古代。所以,那便成了一个大大的谜团,再也解不开。

《侠客行》中金庸那一问“我是谁”石破天答不了,你能答吗?

    最近读《苏菲的世界》,开篇便是一个大大的问号:我是谁?当然,书中的苏菲是有父母的,但她依然有疑惑:苏菲又是谁?如果她不叫苏菲,那么她又是谁?其实,她的疑惑也正是我们的疑惑。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没有选择的权力,叫什么名字,是男是女,一切都是注定的。

《侠客行》中金庸那一问“我是谁”石破天答不了,你能答吗?

    我是谁?你是谁?他是谁?从何处来?或许,我们也要同石破天一般一辈子揣着这些疑惑吧。当尘归尘、土归土之后,天地间会不会豁然开朗?

    天高云淡,清风徐来,当真一个自在场所吗?或许,我们也是另一个白自在。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