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客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日志

 
 

无处话凄凉  

2016-06-27 15:10:23|  分类: 醉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樱花树下的青衣女子,年轻的容颜衬着无边春色,该是怎样一幅动人的情景?人面桃花相映红,青春因着爱情的喂养,令一个深院女子一颦一笑都绽出春意深深,那是最初的如懿——青樱。好花不常在,岁月老红颜。红颜旧,情易凋,曾经的恩爱伴侣走到最后终成仇,那是巍巍权势磨出的凌厉刀锋,那是重重宫阙层叠出的永不结痂的伤口,那是锦衣华服驱不散的彻骨寒意。梅花仍傲雪,伊人何处?
    曾经的浓情蜜意,曾经的静好岁月,曾经的携手共游,经不住岁月的厮杀,无影无踪。深宫里一步一伤走过来的不是青樱,只是如懿。如懿,如懿,生活却从不曾有片刻的安静美好,哪有如懿?深笑里挥出的刀,蜜语里掷出的剑,荣华里长出的荆棘,步步惊心。那些阴诡权谋,那些厮杀搏斗,珠光宝气盖不住,绫罗绸缎挡不住。彩虹易散琉璃脆,等闲变却故人心。
    曾经那个与她并肩看樱花的人,曾经那个对她说“放心”的人,曾经那个许她万人之巅的人,早已迷失在帝王的宝座上。那些年的煎熬与磨折,那些年的算计与权谋,换来今日的重门深锁,一人看花开花落。帝王的凉薄如萧瑟的西风,荒凉了庭院,生出了灰尘,迷了谁的眼?
    绫罗衣衫给予的勇气,如何撑住灰败的心?高处不胜寒,无处话凄凉。帝王的猜测消融了昔年的情意,帝王的凉薄如深冰冻住了温热的心,帝王的无情埋葬了所有美好的过往,终于明白,恩爱已成空。那些执念是一方手绢,轻薄如斯。谁一针一线绣下那些心意沉沉?此心如许只换得朱弦断、明镜缺。
        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昔年鸳盟,禁不住算计与猜疑,谁又能与谁白首不分离?谁又是谁的一心人?少年时的弘历或许是,身为帝王的乾隆不能是。他有他的后宫佳丽三千,他有太多需要宠着护着的女子,如懿站在万人之巅,不能恨,不能怨,因她是他的皇后,一个顶着万丈光芒却唯独照不亮自己的身份。像是寒苑中一株盛开的绿梅,独自芬芳独自香。浓烈的芬芳许给一个不肯为她驻足的人,那么多的风雨沉沉袭来,只能零落成泥碾作尘。
    香如故,伊人化为滔滔岁月里一具枯骨,成土。那如梅的女子,曾经热烈的爱与恨,锈成了一把锁,锁住了谁的惋惜?锈蚀了谁的性命?长街迂回如昨,宫苑深深如故,花团锦簇如旧,却簇拥出一种深深沉沉的凄凉,是谁的心事凋零成泥?是谁的芳魂殒去?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