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客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日志

 
 

告别二零一六  

2016-12-19 09:09:50|  分类: 醉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十二月的步子愈迈愈快,二零一六年也接近了尾声。每到此时,总想着要写一篇年终总结。其实,希望写总结的日子愈晚愈好。但是,我知道这个总结迟早得写。一如享受过春暖花开,就必须得经得起冬寒料峭。

二零一六,简单的四个数字,包含着三百六十五天,八千七百六十个小时,五十二万五千六百分钟,三千一百五十三万六千秒,数字愈来愈庞大,只在眨眼之间便消化了,如风掠过。若问一句每一分每一秒都干了些什么,竟无从回答。无事可以细数,原是虚度时光。

日子叠着日子,转成了年轮。不经意的一个转身,现在便成了过去,过去又成了回忆。那些时光,风驰电掣而去,像是狂奔的马,一去不返。我愿有人拽住那缰绳,拉它回头。但我知道,除非是天神之手方可转这乾坤。可惜,没有那一双手,那我只得任它奔驰,继续我未完的旅途。

人生不能总是原地踏步,我似乎走进了这个恶性循环。前年,上班、爬山、看书、写文;去年,上班、爬山、看书、写文;今年,上班、爬山、看书、写文。若时间倒回到前前年还是一样,周而复始,再无新意。不是不曾想过改变,现实却总让人踟蹰不前。也许是我勇气不够,魄力不够,才无法自救。

总是羡慕别人生活的多姿多彩,羡慕别人生活的轰轰烈烈,羡慕别人生活的甜蜜幸福,却忘了也有很多人羡慕自己。似乎,每个人都有一颗永不满足的心,它像一团火焰般燃烧掉我们固有的平静与自持,拉着我们走向不可知的深渊。或许是福,或许是祸,谁又料得准呢?

人生是一场变数,不能复制所有的日子。也许,所有的日子看似相同,其实都不一样。昨天我在读书写文,今天我还在读书写文,文字却不同,一些变得深沉,变得含蓄,变得优雅。如人一般,或于鬓间添一缕银丝,或于脸上添几道皱纹。说到这,我想起父母。每一次见他们总觉得岁月又无情地在他们身上添了深深浅浅的痕迹,父亲的头发愈加白了,母亲的皱纹愈加深了。不忍看,视线却无法逃避。

岁岁年年总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对镜自照,亦觉容颜日旧。前几日与友人同桌吃饭,他忽然对我说:“你头上有两根白头发。”我让他帮我拔了,他又不肯。后来,我自己照镜子的时候也发现了,便忍痛拔了。去了两根白发, 不知里头还藏着多少根呢。记得《射雕英雄传》里的瑛姑说过:可怜未老头先白。那时候的瑛姑或许比我还年轻,却在极度伤心之下红颜白发,不免叫人叹息。今日的我,没有瑛姑的伤与痛,一样也有了零星的白发,叹青春一去不复返。江山未老红颜旧,面对时光,我们终究是无能为力。

古人云:三十而立。到了这样的年纪,一事无成,或许只能叹一句岁月不饶人。三十,这或许是二零一六在我身上打下最深最醒目的烙印。而立之年,无家无业说起来都要愧死,我却依旧浑浑噩噩,甚至觉得闲时一本书一篇字也不错。我知道在父母面前这是不孝,然而有心无力。有些缘分强求不得,有些事情无能为力。也许,时间是良药,能治愈我们彼此之间的心结。二零一七,不知会否拨云见日?那是崭新的一年,却不知是否能够揭开崭新的一页。

每一年都是淡入淡出,今年亦然。细思起来,又觉得不然。似乎是从一段伤心开始,那伤在时光中慢慢愈合,疤也还在,只是我已不想记起。那些不愉快,不必存储。若真要作怪,只有亲手把那疤剜掉。还记得那个如水如月华的白子画吗?他亲手剜掉了绝情池水留下的疤痕,即便痛入骨髓。事后他亦曾后悔,当花千骨魂飞魄散之时他疯魔了三十年。人生,或许真的不能选错,错了便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白子画是幸运的,竹染拿命换来的花千骨的一魄给了他挽回的机会。我们,不是白子画,不能不伤不灭,只有一次机会,错了便是错了,万劫不复。

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是对是错,只能勇敢地走下去。去了二零一五,来了二零一六。走了二零一六,还有二零一七。时间可以无休止地叠加,生命却不能。起点是早就知道的,终点是随时可能来临的。太阳东升西落,草木枯了又荣,早就以习为常了。我们是否也能这般看待生命?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时节不好,或许是闲事太多。前几日与友人闲聊,无意间提起堂吉诃德,说他如同鲁迅小说里的阿Q般,极能自愈。其实,堂吉诃德的行为虽然荒诞不羁,终究他为梦想行动过、付出过、奋斗过。虽然可笑,勇气却是可嘉的。生活不就是应该为自己创造趣味吗?不曾实践过,怎知对与错?堂吉诃德最后方知自己行为的荒谬,起码他为自己圆了骑士的梦。人生匆匆,有几多梦可以圆?有多少梦能自己醒?

至少,堂吉诃德努力过,而我,始终在原地。把自己平平稳稳地放在一个地方,不上亦不下,白白辜负好时光。曾感慨青春如电,曾感慨时光如梭,曾感慨好梦难圆,却不知从来青春短暂,岁月匆匆,身在梦中。石中火,隙中驹,梦中身。原是梦里寻花,拾一朵,失一朵。

二零一六走到了尽头,属于这一年的梦也该醒了。心却不甘,希冀在下一年里拾满径鲜花,芳香分分秒秒。看,春的脚步愈来愈近,仿佛空气中已有了春的气息。彼岸春暖花开,草长莺飞,难怪我禁不住自己的脚步。

忍别离,不忍却又别离。二零一六,当此时节,不诉离殇,原谅我将义无反顾地投入春的怀抱。我把那些琐琐碎碎一并留给你在寒冬里取暖,且尽今日意。

冯延巳诗曰: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其实,我亦有三愿:一愿父母千岁,二愿自身长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