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客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日志

 
 

花非花  

2016-01-08 17:22:49|  分类: 醉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日不曾动笔,心内有些东西蠢蠢欲动,欲淋漓成文字。此刻,得闲了,欲涂鸦几个文字,却一字也写不出来了。那些切切思念着的,原是虚无。无所谓江郎才尽,只因从不曾有才过。平日涂鸦,不过是附庸风雅而已。真论起来,何曾写过什么有意义的东西?文字可雅可俗,到我这儿雅字就像早餐摊上的豆浆,有豆味却非豆浆,反而开水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不过顶个好听的名字而已。又能如何呢?明知并非货真价实,依然喝着。生活总有许多似是而非,不得不将就的。
    花非花,雾非雾,所见非所见,所思非所思,红尘一梦,大抵是云遮雾绕,不见庐山真面目。千人千思,谁的观点都并非就是对的,也并非都是错的。如眼前的一座山,有人说山沉边气无情碧,也有人说我见青山多妩媚,还有人说山色空蒙雨亦奇。那山,真有这千般面孔,万般情态?端看谁见着而已。
    由是,想起近日看的一本书——《狄公案》。书中,狄公等人对武则天坐拥江山始终愤愤,认为她是谋朝篡位。尤其,对她养男宠耿耿于怀,所有污言秽语都堆在武则天身上。武则天当政,便如此的不堪吗?不过是他们囿于一家一姓之说,囿于陈腐的思想而已。男人能三宫六院,女子便得忠贞不二;男人能够君临天下,女子却只能匍匐于他们脚下?狄公所谓的忠所谓的义,如此而已。通篇看来,我对书的后半段是完全失去了兴趣的,如同嚼蜡,读之无味。
    开篇倒是不错,狄公一口气破了几个大案,其中匪夷所思处,确令人拍案称奇。这一案接一案,也符合题旨。怎奈狄公升官之后,那些所谓的案,没有悬念,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地。单单变成了狄公与武则天的一班男宠们斗,令人兴味索然。当然,狄公那种不畏强权、不惧奸邪的胆魄,确令人赞叹不已。只是,一本公案小说,演变成政治争斗,偏离了破案这一主题,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了。
    自然,这里并无所谓的谁是谁非,不过是大家所处的立场不同,政见不同而已。在我看来,武则天在以男权为主导的社会里能够坐拥江山实属难能可贵。那惊天才干,那过人的胆识和魄力,那游刃于权谋倾轧里的狠与稳,都非常人可及。相较而言,狄公这些人,把目光放在她那些男宠身上,就未免显得小家子气了。试问,帝王之路,何曾无血腥?那些蝇营狗苟,那些尔虞我诈,那些明争暗斗,那些龌蹉卑鄙,那些杀戮重重,不过是帝王宝座的垫脚石而已。那高高在上的权力,并非凭空而来,君临天下也从来不是歌舞升平。
    成王败寇,自古皆然。狄公等人,心虽不甘,却也不得不对武则天俯伏称臣。若无武则天的赏识,狄公又何能身居高位呢?他手中的权柄,也是那个他口诛笔伐的人给予的,岂非可笑?江山姓谁,由男还是由女主天下,有多大分别呢?狄公等人的狭隘,正是余认为本书的失败之处。换个角度想想,他们的所思所想也无可厚非,毕竟时代不同,观念不同,我这个今人去苛责那个在三纲五常里被捆缚的紧紧的古人也未免可笑了。
    芸芸世界,纷纷扰扰,名利惑人。若能白发渔樵江渚上,便可惯看秋月春风了。如那泛黄扉页,千古血腥染就,其中波诡云谲如刀来剑往,纵横在文字里,便显得平平无奇,倒成了茶余饭后之谈资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