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客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日志

 
 

细雨,微风  

2015-12-05 16:35:37|  分类: 醉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细雨伴微风,若在夏日,那是极清爽凉快的。奈何,正当隆冬,寒意正盛,加了这细雨微风,不免又添了几分冷意,还有几分凄清旁逸斜出。看柳,觉柳冷;看水,觉水寒。就连那微风中不惧寒冬盛放的花儿,也觉格外凄艳。若有幽香袭来,必然也是冷的。想着,真有暗香盈袖,冷彻肌肤也收了。或许,是天地太辽阔;也或许,是风儿背了我偷了那袭袭冷香,穷尽嗅觉,只闻冷意而不闻花香。
    看那一川烟雨蒙蒙,淡了花影;看那一天冬风,逝了花香。这风,这雨,也就有那么几分煞风景了。但这一天风雨缠绵,如柳依依,千丝万缕,缕缕皆是三千繁华影,如何推拒得开。半推半拒之间,不免沾了雨水,慌忙用手去拍打已经迟了,湿意更甚了几分,寒凉亦浓了几分。一动不如一静,若忍得住不去拍打,寒意又如何趁势侵袭?如此看来,真乃咎由自取了。
    凡事若都能忍得,也不至于生出那些纷纷扰扰了,俗虑便又少了几分。只是,如何守得住?风吹云动,心难免跟着挪上一两小步。如是,尘埃起,普提生。走在那风雨中,便愈觉朦胧。不管如何穷尽目力,那山那水依旧云遮雾绕,缥缈幽远。信步而去,碧水青山不知何日方可企及,徒叹而已!
    一如那练得一身好武艺的剑客,一心想卖与帝王家。岂知庙堂之上无贤主,白白辜负赤胆忠心?时来者,烽烟正起,一朝披挂上阵,马革裹尸在所不惜。烽烟熄,功高震主便在踏踏的马蹄下扬起漫天的烟尘,烟散时,又有几人可全身而退,安度一生?盖世的英雄,没有用武地,便如好花无人赏一般可惜。空谷有幽兰,品高雅洁又如何,我若不遇,绝世风姿不抵途中一株寻常野花。开在我眼前,方得见它的美,方得闻它的香。
    世事往往如此,许多绝妙风景道听而已,遇得见那才是诗情画意。原来,诗情画意也是极寻常的,恰如眼前烟火一般,朝朝暮暮。乃悟,所谓妙境,不过是眼前三寸天地。太前或者太后,便如天边云一般,远远瞅着,终不知其中乾坤。除了浮想以外,什么也落不下。譬如昨日的追忆,譬如明日的憧憬,到底换不来今日的丰衣足食。此时此刻,对这一天冬雨,一件大衣便能升腾起一身暖意,即便捂不热整个冬天,到底不觉冷。
    那些关于冬日的带着满身寒意的词汇,此刻一个也不曾在脑海中浮现。或许,是因了这一件大衣;也或许,是因了手中的一杯热开水。衣是热烈而鲜明的红,水是素净而纯洁的白,红的鲜活,白的清雅,外面那些灰又哪能挤得进来呢?白白与红红,冬风冬雨自然都解不得其中意。
    忽然就想起一句诗曰:人面桃花相映红。冬意虽盛,终究迈不过春的门槛。那些深雪裹挟的寒意,那些笔墨中游走的晚来风急,落在白纸画卷上,不抵桃花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