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客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日志

 
 

良朋何在  

2015-12-19 13:58:59|  分类: 醉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水浒后传》翻到神算子蒋敬浔阳楼头题诗一章,书中写到:隔了许多岁月,经了许多变更,风景依然,良朋何在?庐山晴雪,江水茫茫,倚窗而望,故地重游,想起旧人旧事,不仅蒋敬心中凄然,便是我这个读者也觉得无限神伤。再看蒋敬这首《西江月》中写到:万事由来天定,空多神算奇谋。当年管鲍遇山丘,一晌豪华消受。浪迹天涯归去,青衫重到江州。千金散尽不为仇,恐惹英雄笑口。这不单是抒蒋敬心中的一番抑郁,也是作者心中的无限感慨。想当初,梁山泊英雄豪杰相聚,做下许多轰轰烈烈的事情,多么畅快人心。怎奈赤子之心未死,已受了奸佞迫害,以致生死离散,江渚之上,荒山之中,英雄骨都化作萋萋草惨惨风。
    当初初读《水浒传》的时候,那些快意恩仇,真如那首《好汉歌》中唱道:路见不平一声吼,风风火火闯九州。未受招安之前,梁山那一番热闹,岂非风风火火?众好汉们但凭心中好恶,惩恶扬善,每一次义举都是那么的畅快人心,那么的豪气干云。尤其那种为朋友两肋插刀,肝胆相照的情怀,读来也觉豪情万千。可惜,那一片热闹繁华,在招安之后,渐渐湮灭,直至风流云散。一百单八人,死的死,走的走,只剩了梁山上断壁残垣一片,无限凄惶!
    万事由来天定,空多神算奇谋。梁山上那时英雄云集,能人辈出。天文地理,医卜星象,甚至于鸡鸣狗盗,样样皆有精于其道者,到头来,征方腊,征辽,死了一批又一批,最后剩得几人?政治并非快意恩仇,战争也并非豪侠任义,这些热血男儿不过是空洒热血而已。由是,我不喜宋江。人人都说宋公明急公好义,义薄云天,但若非宋江所谓的建功立业,这些铁骨铮铮的热血男儿又怎会落得如此凄凉境地?朝堂之上,依旧奸佞当道,皇帝依旧昏庸,谁人会记得他们曾浴血疆场、马革裹尸?一句梁山贼寇,一杯鸩酒,一领白布而已。
    虽如此,昔日英雄云集,风云际会,大家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情形,经历过的人总是不能忘怀的。英雄已去,浩气却长存,由是令人怀念,令人感慨。江水悠悠,岁月如波,虽物是人非,终难免触景伤情,忆起旧人旧事,不免唏嘘了。再想今日种种,孤身天涯,知心人不遇一个,那些意气相投的人便格外令人想念,不免要问一句:良朋何在?
    古有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佳话,也有管仲与鲍叔这样莫逆于心的知己,再看今人逐名追利,多利益之交,何曾有真心一二?知音得一已是幸事,得一百余人又该是怎样一番盛况?想来,蒋敬那时舒心快意堪比王侯了。如今,人海茫茫,自己一人踽踽独行,更显茕茕孑立,备思故人。所幸,小遮拦穆春随后便到,减了蒋敬心中三分凄凉。只是,易地而处,我们身边是否就有一个及时出现的穆春可慰知己之思?
    天涯辽远,知己之思如江水滔滔,无有断绝。当你尝尽人间悲欢离合苦,想找一个可以陪你哭陪你笑的人而不得,对于散落天涯的知己良朋便格外思念。故人如鸿,翩然而去,海内之中或可重逢,幽冥之间便只剩得一缕思念了。多少人,多少事,可一而不可再,穷尽毕生精力,也不过是一樽清酒奠明月,清风独入怀而已。
    由此,又想起书中那句“隔了许多岁月,经了许多变更”中的“许多”二字。人事沉浮,沧海桑田,当真是岁月漫漫,许多纷繁。来时路,一花一草,一人一事,点点滴滴,堆在这悠悠岁月里,不可尽数。只有那知己良朋,屈指可数。奈何一缕光阴,模糊了容颜,斯人或为尘土,或为飞鸿,终而寂寂。耳中剩得喧嚣几缕,眼中剩得江水几瓢,心中剩得凄凉几许。
    忽然想起一首歌唱道:繁星如许,明月如初。前尘往事,如何细数?心有情丝万千束,却剩得一缕孤独。十丈软红,繁华无数,唯有一缕孤独长伴左右!而那万千情丝,都绕在那一句“风景依然,良朋何在”上了!
    当此时刻,人同蒋敬之心,情同蒋敬之情,不免也要问上一句:良朋何在?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