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客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日志

 
 

闲话《铁骑银瓶》  

2014-09-26 16:05:31|  分类: 醉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读《卧虎藏龙》的时候,我就深深为故事情节所吸引。知道故事还有续篇,却一直没有机会去拜读,不免有些耿耿于怀。内心之中一直惦记着玉娇龙和罗小虎的结局,却终究未曾去翻阅那本记载着他们最终归宿的《铁骑银瓶》。许是读书也须机缘,缘未至,大家都只能安于各自的角落。缘若至,书与我便两难相弃。就像看这本《铁骑银瓶》,虽不是一口气读完,但自从翻开第一页便无日不看。而今读完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却又有些意犹未尽。

   掩卷之后,脑海中一遍一遍地回溯着故事中的每一个情节。思绪翻腾,想为之写一篇文,却发现难以落笔,因不知道该写谁,该说谁。关于玉娇龙和罗小虎,当初读他们的爱情故事的时候,未曾不为他们牵肠挂肚,然而,经过时间的沉淀,渐渐淡忘了那些经典的情节与画面,以至于无言以叙。可,于主人公而言,能否忘记那初见和那份心动呢?即便隔着二十载的光阴,即便隔着千山万水,刻骨铭心的爱情却不会随之褪色。玉娇龙和罗小虎都将它深埋于心底,却无一刻能忘怀。深情可以沉于心湖,相思却是湖面的波澜,不经意间就能泛起阵阵涟漪。

   碍于世俗,再潇洒的人也难以脱开这藩篱,叱咤江湖的玉娇龙也不例外。离开罗小虎,远走大漠,相思相见知何日?何况这相思之中又杂着另一桩人生恨事,怎堪忍受?也就无怪二十年后玉娇龙再现江湖已病入膏肓。有情人不能成眷属,已为一痛;雪夜荒店之中辛苦产子,却被人夺去,又是一痛;好不容易追上,儿子为匪人所劫,生死不明,亦添一痛。旧痛新恨一起袭来,折磨着这个傲视天下的女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痛都化为寸寸相思,噬骨噬髓,将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的生命一点一点地吞噬掉。三十五六岁,人生本该还有许多大好光阴,可惜,于玉娇龙却不是。生命带给她的,只是这么一段短暂而痛苦的光阴。

   人生苦短,二十年的痛苦煎熬对玉娇龙来说是太长了一点。然而,她心中有着那么多未做之事,病体却一天一天沉重,时日无多,光阴有限,又不由的令人愤恨。如之奈何?无可如何,只有把握有限的光阴,怀揣着微乎其微的希望,去了却二十年来的夙愿。皇天不负苦心人,玉娇龙恰恰就遇着了散尽家财出关寻母的韩铁芳。生死患难之后,二人结为莫逆,经过几番试探,玉娇龙终于确定了韩铁芳就是自己的儿子。可惜,母子相逢还未来得及相认,玉娇龙就因病体不支香消玉殒于茫茫大漠。

   于玉娇龙而言,虽名震大江南北,令人闻风丧胆,但她这一生终究是遗憾多一点。和罗小虎情投意合,却碍于门第和世俗观念,无法结合。一夕缠绵,一生相思。相离徒有相逢梦,此生终是不复相见。千辛万苦找到儿子,却来不及相认,不曾听他唤一声“母亲”,便魂归大漠。茫茫大漠,天山内外,再也觅不着芳踪,瞥不见侠影。马上风姿,剑里柔情,追风而逝,徒留黯然销魂无数!

    其实,罗小虎也是个奇男子。虽为人粗犷,豪迈不羁,却痴情一片,对玉娇龙并未有片刻忘怀。只是,天意弄人,生叫他为大盗,她却是名门淑女。世俗的偏见就像沙漠里的沙一样,多的不可尽数。堆积起来,就能将人埋葬其中。风起时,它又能将人打的遍身生疼,叫人无隙可逃。罗小虎已尽了最大的努力,玉娇龙却不能跟一个大盗长相厮守。冲不破世俗的藩篱,这一生的相思债也没有了了局。

   一在关内,一在关外,天涯海角的距离却断不了这一缕相思。二十年岁月,老了红颜,老了英雄,相思却未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不相见?美人多情,英雄亦难闯情关。二十年的岁月,有多少挣扎与煎熬,到最后罗小虎还是忍不住要去关外寻找那梦魂牵绕着的人儿。可惜,终究无缘一见。她已魂归大漠,而你罗小虎却只能从别人口中听到这消息,岂不恨煞?人生有恨,从来都不尽如意。罗小虎为救春雪瓶而为宵小所害,葬于冰山,却至死都不知韩铁芳是自己的儿子。

   亲人相见,当面错过,岂非人生莫大的遗憾?罗小虎这一生,天涯飘泊,豪爽不羁若天外浮云。然而,云命最是不能把握,注定随风而散,孤苦无依。恋云者一生伤情,为云者一生孤苦。清风一缕,便能将挚爱情侣一生分离,却再无聚合的机会。天若有情,便不该叫这如海深情散处天涯海角,更不该令他们至死都未再见上一面。尝尽相思,无数销魂,终究风流云散。龙归大漠,虎葬冰山,只能话一世情殇!

   相较而言,春雪瓶与韩铁芳是幸运的,至少他们不用经历父辈们的伤痛,更不会重复他们的遗憾。有情人终成眷属,人生至此,复有何憾?翩然侠影,塞北江南游遍,想来必是风光旖旎,春色无边。当初韩铁芳初出洛阳的时候,何曾料到还能有这样的奇遇?世事如局,错综复杂,尤其是人生之际遇。韩铁芳虽自幼便与父母分离,终能再遇,并亲自安葬了父母,冥冥之中,岂非天定?也许,血脉亲情,隔山隔水却无法隔断与生俱来的联系,终要再聚。

   缘分亦如是,早已天定。春雪瓶和韩铁芳早在幼时就已结下了不解之缘。之后,一居塞外,一居中原;一为名震新疆南北的“春小王爷”,一为洛阳豪富的世家公子;一个仍是云英未嫁,一个却已为人夫。隔着千山万水,仿佛一切都是不可能的。然而,一切又是必然的,因为他们早已命运相连,千里姻缘也早有一线相牵。只待相逢,便又是一段武林佳话。

   误会有过,阻碍也有过。但相情相悦,又有着父母遗命,任何的阻挠也就不是问题了。韩铁芳穿过茫茫大漠,认识了春雪瓶。然,他已娶,自认为配不上春雪瓶,便一再拒绝这门亲事。安葬了父母,回到关内,本以为此生与春雪瓶再无可能了。谁料美人情深,一路相随,暗中保护于他。铲除元凶巨恶的韩铁芳回到家中,发现妻子已入佛门,心中这一段芥蒂总算可以抛开,坦然和春雪瓶在一起。然,此时的春雪瓶因介怀自己的身世,反而拒绝韩铁芳。幸得蝴蝶红开解,终得与韩铁芳成就这段良缘。

   夫妻二人并辔而行,驰骋江湖,大江南北侠踪遍布,最后偕隐于塞外。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千金易得,良缘难求。今生相逢,今生结百年姻缘,岂有比这更称心之事?人生在世,总想觅一心人,白首不分离。但,又有多少人可以如愿呢?就算觅得一心人,又能否白首不分离?远的不说,只说玉娇龙和罗小虎,岂非生生世世之遗憾?

   当然,这种遗憾没有发生在韩铁芳和春雪瓶身上。虽然好事多磨,终成一对神仙眷侣,总算是给了这个本就伤感的故事一个圆满的结局。而我,亦可放下这一段执着。合上扉页,脑中却浮现了他们并辔而骑的翩然身影。塞上风光,大漠豪情,皆为一片柔情所淹没。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