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客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日志

 
 

不知所云  

2013-11-15 14:25:54|  分类: 醉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断断续续地看了一些电视剧,如《王的女人》、《英雄》、《奶奶再爱我一次》等。依我平时的习惯,必得为每一部自己看过的电视剧写篇观后感。然而,这些,我都没有完整地看过,所以,也就不便写什么观后感了。毕竟,未窥全豹,怎可无的放矢?但,许久没有写文字,心里也有些疙瘩,琢磨着必得写点什么。于是,便有了这样的不知所云。
   《王的女人》和《英雄》都是与历史有关的,《奶奶再爱我一次》则是关于亲情的。不管故事发生在哪个年代,不管故事的主角是谁,讲述的都是红尘中的爱恨情仇。抛开历史,看《王的女人》和《英雄》,会发现不管是情深缘浅还是缘浅情深,都充满着无奈。相爱之人,未必能相守。相守之人,未必能相爱。而不管你如何抗争,如何挣扎,某一秒的擦肩便注定了一辈子的错过。《王的女人》中的吕乐与云狂、《英雄》中的范蠡与西施都是如此。一点痴念,一点执念,困于其中,穷毕生之力无法自拔。可不管你如何追寻,不经意的错过就是永远的失之交臂。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但,有时候,相忘于江湖,不如相濡以沫。《英雄》中,范蠡为了最爱的西施,奔波一生。但当他真的可以和西施泛舟于太湖之时,却发现他们之间早已没有了曾经的美好。一切都在岁月中潜移默化地改变,英雄与美人的结局也并不如世人想的那般美好。十几年的光阴,已经是沧海桑田。
    沧海桑田的,是人事,亦是心境。就像李商隐说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王的女人》中,罗丰深爱着于妙戈,于妙戈深爱着云狂,云狂深爱着吕乐,吕乐却嫁给了海天。罗丰与于妙戈曾为夫妻,然而,罗丰最终都未能留住于妙戈。于妙戈如愿嫁给云狂,可云狂独爱吕乐一人。吕乐深爱云狂,却不得不嫁给海天。海天虽娶到了吕乐,可永远得不到她的心。他们苦苦追寻着自己的挚爱,岂知在不停地追逐过程中错失了最美的人事。当沧海桑田历遍,发现这样的追寻毫无意义,而在你身后苦苦跟寻的,才是最值得珍惜的。于是,罗丰接受了云姜,云狂接纳了妙戈,吕乐原谅了海天。
    一念一沧海,一念一桑田。人生不若初见,万般无奈只能叹造化弄人。《英雄》中,夫差灭了越国,坐拥江山美人,乍看完美。然而,他一念之仁,却为自己树下强敌,以至山河破碎,家国覆灭,悔之不及。勾践卧薪尝胆,终于复国,一洗前耻。然,到最后,他失了臣子,失了爱人,有的只是空荡荡的江山。有时候,一无所有便是拥有一切。有时候,拥有一切便是一无所有。繁华过处才发现温情荡尽,何处话凄凉呢?
    得失成败之中,谁可算得英雄呢?有时候,英雄不若平凡,平凡中的爱恨情仇虽算不得轰轰烈烈,但也荡气回肠。《奶奶再爱我一次》中的阿足就是一个平凡而普通的女子,然,她却用她细碎的日子谱出了不平凡。她对承诺的信守,她对生活的热爱,她对林雪梅子孙的照顾与疼爱,无不让人敬佩与感动。
    普普通通不见得就平凡,坐拥权势与富贵不见得就是伟大。你我都不可能像云狂或者海天那样争霸天下,也不可能像夫差或者勾践那样逐鹿群雄,更像是阿足与阿义这样的普通人,当然,未必我们个个都有阿足这样的大爱。浮华掠影,人事匆匆,只愿沧海桑田后,我们依然可以携手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1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