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客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日志

 
 

雷霆怒  

2011-06-22 14:41:32|  分类: 醉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古装剧着迷的我最近又重温了经典之中的经典《包青天》。

  一张黑如煤炭的脸、一身的凛然正气,是我们熟识的包公;知天文地理晓医卜星相,堪称包公的智囊者是公孙策;身轻如燕、矫捷如猫,怀盖世武功而又温文儒雅者是黑白两道闻名丧胆的“御猫”展昭;忠心耿耿、日夜护卫包拯的四大侍卫是张龙、赵虎、王朝和马汉。当然,助包拯者并不只这几人。我们熟悉的七侠,除了南侠展昭之外,还有北侠欧阳春,双侠丁兆蕙、丁兆兰,小侠艾虎,黑妖狐智化,小诸葛沈仲元,以及五义,即大家耳熟能详的“五鼠”——卢芳、韩章、徐庆、蒋平和白玉堂。此外,还有小五义,其中就有大家熟识的白眉大侠徐良。这些人都是正义的使者,他们帮助包公办案,行侠仗义,

   闲言少叙,《包青天》这部大型古装剧由多个小单元组成,每个小单元都是一个独立的故事。如《古琴怨》《报恩亭》《三击鼓》《铡王爷》《九道本》等我都觉得故事平平,虽说故事情节也哀婉动人,终究算不上精彩。到《乞丐王孙》《五鼠闹东京》《阴阳判》《雷霆怒》,则心为之动、情为之牵,恨不得自己也能到故事中去,对大奸大恶之人施于惩戒,助包公一臂之力。然,有展昭在身边,又何须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干着急呢!邪不能胜正,终究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时候。

  《阴阳判》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小节,那张怡芬的单纯灵动又有谁能不爱?或许因喜之深,便不知如何谈起了。索性,便不谈了。《雷霆怒》较之《阴阳判》虽少了个可爱的张怡芬,但多了对痴情的姐妹花。一个专横跋扈、无恶不作、泯灭人性、丧尽天良的小王爷——柴文意,元宵灯会上看中了杨家大少爷杨家声未过门的妻子张玉莲。见色起意,强聘强娶。杨家声远在边疆不能及时赶回阻止,其弟杨家宝只好男扮女装代嫂出嫁,意图拖延时间。因缘巧合结识了柴郡主,二人情投意合、私定终身。无奈被柴文意撞破,争执之间,柴郡主枉死于断情剑下。柴文意误杀其妹,不思己过,反而诬陷杨家宝强奸不遂杀人灭口。其父小商王听信一面之词,竟然告到皇上面前。皇帝震怒之下下旨将杨家满门抄斩。义仆杨忠舍身逃出告到开封府,包公及时赶到法场救下了杨家老小。很快,包拯便断明了案情,还了杨家一个公道。

   然,心胸狭窄的柴文意挟怨报复,公报私仇,在边疆将杨家声杀死。回京后,又诬陷杨家声投敌叛变,欲置杨家于死地。杀其母,逼疯其妻,追杀其弟,重伤杨忠致其残废。哀声一片,怨气冲天。然,柴家是宋太祖亲封的王爷,世袭爵位,皇家都要礼让三分,更有太祖亲颁的免死金诏,即便是人证物证俱全,包拯也奈何不了他。沉冤得雪,罪魁祸首却逍遥法外,天下竟无人可制他。柴文意凭着这份特殊的恩宠,为所欲为,杀人越货,干尽了伤天害理之事,公理正义竟然无处可申,岂不气煞人也。毕竟,天公有眼。在柴文意大摇大摆走出开封府衙的时候,不想乐极生悲,天公动怒。晴天起霹雳,将他劈死于街市,其状惨不忍睹。惨则惨矣,实者大快人心。

   所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柴文意弄得天怒人怨,终而雷霆震怒,横死于街巷。本来,他位极尊荣,无人可比。若是安分守己,必然是一身享荣华富贵,可得善终。可惜他偏不珍惜,以至身遭横祸,不得善终,荣华富贵皆成空。怨谁?与人无尤。正是,祸福无门惟人自召。

   观这些人,柴正教子无方,致使两个女儿先后丧命,自己也被逼自杀身亡,上梁不正下梁歪,种恶因食恶果;柴文意大奸大恶,死不足惜;柴文婷、韦莲花为情丧命可悯可感,令人唏嘘;杨家声得罪小人,未曾战死疆场,却死于宵小之手,冤,然又无可奈何;杨家宝品行端正,翩翩公子,却两度痛失挚爱,曾经沧海难为水,即便世袭王位也难排遣心中忧伤,佳人已随黄鹤去,享尽天下富贵又有何用!

   世事如此,造化弄人。放眼浮华尘世,名利都成空,奈何!奈何!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