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客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日志

 
 

福州之行  

2009-05-20 14:29:16|  分类: 醉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去福州是非常意外的。本来公司安排是两位财务同去,可是陈英有事,去不了,在拖了一个星期之后,这个机会竟然落到了我的头上。怎么说呢?去福州,是好事,因为对我来说出去锻炼锻炼是非常必要的;也不是好事,这回老总们带我出去,下次可能就是我一个人披挂上阵了。当然,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可以说是非常的平静,脑子还是和平常一样的转。诚然,不想是最好的,因为想法太多对自己是一种折磨,一定程度上会失去一些可以拥有的有意义的经历。所以,我什么都没想,公司让我去,我就去了。

别说,这次去福州还真是意义非凡。去福州,是我第一次坐长途火车,而且是夜车;第一次睡卧铺;第一次一个人出行;第二次走出江西;第一次…凡此种种,开创了多个第一啊!

这是我第一次去外地出差,也不能这么说,因为,这次去福州,我的任务是学习,看看他们是怎么办事的,积累经验。说不定下次就是我一个人去办了,所以我要竖起耳朵、睁大眼睛,好好的学。能有这样的机会,我还是很高兴的。尽管人生地不熟,可是,这往往能够令我更好的成长,再说,一个无产阶级能跑到这么远的地方,不也是一个神话吗?

福州很大,像我这样在小城市住惯了的人,突然来到这样一个大城市,而且一待就是三四天,麻烦是不会少的。稀奇的东西不少,问题也挺多。白天,打出租车,从榕城这头跑到那头,晚上,还要出去逛夜市,也真够累的。可能是由于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所以,我也充满着热情,可以说是精神饱满。白天黑夜的折腾,竟然不觉着累。

福州的榕树很美,来福州之前,我并不知道有榕树这种树,也不知道福州也叫做榕城。榕树,枝叶茂密,“须发”浓密。这个“须发”是指榕树上挂着的长长的像老人胡子的类似于头发一样的根须。长长地从树干中挂下来,很美。榕树,为什么只偏爱于福州呢?要是鹰潭也有那该多好啊!

尽管榕树很美,可是一天到晚坐着出租车跑来跑去也会降低你不少的审美情趣。像我对于福州的出租车是记忆深刻。打车的时候,你单单说出你要去的地方还是不行的,你必须告诉司机具体的哪一条街、哪一条路。所以,我们出门之前必须打114把详细的路线打听清楚,要不然根本不能出门。还好,旅馆的电话可以免费打。这还不行,有些司机会故意绕很远的路才把你送到你想要去的地方,有些根本就把你带到一个错误的地方。当然,这问题还是不大,有时候司机会开得很快,尽管我们并不赶时间。这时候坐在车里别提有多难过了,整个人都会被弄得晕头转向的。下车之后,好一会儿才能恢复过来。因此,坐出租车我是最不愿意的。

但是没有办法,不坐出租车,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只有接受了。还好,回到鹰潭之后,不需要坐出租车,也是一种解脱啊!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还是我和许斌两人去大利嘉城买MP5和音箱的事情。福州的电子产品很便宜,要是我有足够的资金的话,相信我会买一大推回去。还好,因为是无产阶级,所以只买了一个MP5。我们两人是楼上楼下的逛了个遍,这个地方还价不成,又去别家砍价。最后,做成我们生意的人可真是不容易,花三百块钱买了两个MP5。买MP5已经把人家磨得不行,许斌买音箱的时候更是有点强买的感觉。人家说四十块钱不卖,硬是要塞给人家钱,让人家卖。最后被磨得不行,商家以四十三块钱卖给了许斌。买这两样东西我们就磨了两个多小时,可以说是满载而归了。对于这次购物,我们俩一直津津乐道,都觉着特别有成就感。

时间过得很快,事情并没有按计划完成。下次的福州之行是必然的,可是对象就不知道是谁了。反正,这次我们是尽力了。回去的时候,这边的老板请我们吃了一顿海鲜。对于我来说,这又是新鲜事,因为之前的我还没有接触过海鲜食品。可是,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吃。如果知道会有后面的不幸发生,那我宁愿不吃。

回程的时候没有买到卧铺票,上车之后排了几个小时的队补着一张,后面我送许斌进去,求列车长又给补了一张,另外两位男士只好在外面坐着等待下一次的补票机会。

进卧铺车厢的时候已经是危机四伏了。因为,这时候许斌吃虾过敏的症状已经有所反应了。这时候还不是很严重,我睡觉得时候大概是十一点钟。可能是太累了,上去之后没多久我就睡着了。之后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睡梦中被人摇醒,一看,是列车员,第一反应是鹰潭到了。可并不是鹰潭,而是绍武。原来,许斌晕倒了,也不知道晕了多久,见到她时她脸色苍白,虚弱的躺在两节车厢的中间。怎么了,这是?谁也不清楚,连许斌自己也不清楚。列车员告诉我发现许斌的时候见她满脸是血,躺在地上。后来知道这血是由于晕倒时碰到鼻子流的血。看到许斌虚弱的躺在那儿,又是在凌晨两点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是祈祷许斌能够坚持到鹰潭,当时还有两个小时到鹰潭,但是我又很担心她坚持不了,因为她实在是太虚弱了,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我从来不知道过敏有这么严重,只是希望幸运伴随我们。和其他两位联络不上,因为当时我们俩的手机都没有电了,只有靠我自己了。

和外界联系不上,连一个能提供电话的人也找不到,车上也没有医生,更没有药物提供。可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没办法,我只好在旁边看着,这样我能够稍微的放心一点。

这两个钟头是最难熬的了。总之,是幸运的光环笼罩我们,坚持到了下车那一刻。回来之后,我是倒头就睡,感觉真是太好了。

酸甜苦辣,品尝过后,还是不后悔。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